解题是要收费的

程晓杰是初一一班的尖子生,各科功课都好。这一天下午三点三十,也就是下午自习的时候,班里的邢鹤薇同学有两道数学题,怎么也做不出来了。她想去问数学老师,可她知道,不是在课堂上,找老师解答问题,那是要收费的,一道小题三十元,回答一道大题就要五十元 ...

绿色出行

孩子上学,接送孩子,绝大多数家长都用汽车了,而且比着高低档层次。汽车时代啊,几乎普及了。说真的,就是卖菜的炸油条卖早点的,即便是收废品的,或一辆或几辆,都有了汽车,都用汽车送孩子上学接孩子放学。住在津河市东河区华程里的方夏雨家,可没有汽车。方夏雨上 ...

孤旅

“爷爷,我们要去什么地方?” “我也不知道,就这样走下去吧 ...

他,没有走

“哐当”一声,随着一扇卷帘门徐徐拉起,整个菜市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向了这个开卷闸门的女的人身上,这个昔日神采奕奕的女人忽然间枯萎了。 女人名叫施英,菜场里的人管她叫豆腐西施。她是江苏海门人。九十年代初,施英随着打工的人潮来到上海谋生,在这里认识了她现 ...

被凉风吹散的青春

那首《凉风》再次响起,微风掠过,歌曲动心。它吹散的不仅是曾经刻骨的青春,更是而今的缘分。一曲终了,路人渐离,而我却在原点守望…… 一、夏末之恋 时间是2019年,某市重点中学高三文科班。 高考的硝烟从今年寒假起就开始蔓延,高考准考生们正忙碌着自己的功课,偶 ...

公牛桑比

已过中年的野牛桑比,性格变得沉稳和自信,他独自跟在牛群后面,潇洒地啃食小河边的嫩草,用眼睛的余光藐视着草丛里潜伏的几头母狮。饥饿的狮子张着大嘴,吐着鲜红的舌头,虎视眈眈的目光透着凶恶的杀气。 强壮的桑比却毫不在意,毕竟他魁梧的体格超过了四头母狮的体重 ...

高考见疯子

热浪滚滚,蝉鸣阵阵。大小车辆和各式代步工具有序地排列在某学校大门前。校大门口有四名警察在站岗值勤,校园里还有四名警察在流动巡逻。好多家长被挡在校门外,三五成群地躲在风景树下,有的不时喝着饮料;有的摇风摆扇地聊着天;但大都是在盯手机等候自己参加高考的 ...

“刘大炮”佚事

刘达浩今年满二十岁,有文化,家庭条件也不错,从而引来许多红娘搭桥、姑娘抛绣球。可别人哪会晓得,他早有了心上人。这天,达浩正在读书,父亲兴冲冲进来,“浩伢,给,拿上这二百块钱,到城里买身新衣服,回来准备对个象。” 达浩还在恍惚吱唔,啪,二十张“工农兵” ...

你是医生么?

某大超市婴幼儿食品区。穿花格上衣短袖的年轻妈妈手推着购物车,向一位查看幼儿配方营养米粉的白色上衣女子靠过去搭讪道:“哎!你小孩也不肯吃饭么?”白色上衣女子反头微笑道:“是呀!现已经二周岁了。还是不肯吃饭,最近到化验,医生说是缺锌,要我自己去买营养配 ...

今晚要投宿

下一站小丽就要下火车了,再过四五个小时就可到家见到父母。小丽不免有点兴奋地站起来想收拾行旅,提前做好下车准备。不料,火车突然减速,使她身体往前一倾,接着就一阵紧急停车,她又跟跄一下,还好及时抓住了坐椅,没被倒下。 车箱里一阵躁动。有人在骂娘:“她妈的 ...

中心户长“破案”记

团堡大坝村退休干部名叫“初光”,已经八十多岁了,还精神矍铄,身体健壮。慈眉善目,对人和善,因此德高望重。2000年被选为中心户长,管理院子附近18家人家的事情。由于办事公道,人们很是信任,加上做事有办法,合道理,一当就是十多年。人家无论出了什么事儿,谁也 ...

北楼

李庄是华北平原无数个小村庄里的一个,平原地带历史悠久,没有人知道从什么时候就有了小李庄,老人们都说最早的祖先是从山西洪洞县搬过来的,小娃娃们都不信,老人们就让小娃娃们掰着脚丫看小脚趾的指甲,没有谁的指甲是完整的,这不完整的指甲似乎证明了老人们的说法 ...

一代团阀冉作霖之死

冉作霖,字雨亭。上世纪20---40年代任民国利川县团堡民团大队长。冉的民团实力雄厚,战斗力强,是利川民团的重要主力之一。堪称一代枭雄。谁知他的死确是那样幽暗和凄凉,成为百年来当地人们谈笑的话柄。要知端的,且听我从源头仔细道来。 早在冉作霖没有发迹之前,他 ...

一颗大树想要飞

1 一九九六年的夏天,如果你恰巧住在我们仙城的话,一定听说过两件事,一件是我的同学李大宝成了少年犯,在一个大雨瓢泼的晚上被一辆警车带走了,据说现场很有点大片的味道;还有一件就是百货大厦的门口突然来了个修鞋匠,安寨扎营似的,锅、铲子、棉衣都带来了。这两 ...

危机

一 苏小美眼尖,看见前面的身影像史进,她咬了一下嘴唇,回头看了一眼低头采果子的丈夫,脚步似乎是犹豫一下,还是背着行囊,手里拎着戳子,紧紧跟在史进的身后。苍山林场谁都知道,史进是单打一,和谁都不搭伙,一个人独闯青山,每天都是收获很丰。苏小美就是看上这一 ...

妈妈,回来吧!

傍晚黄昏时,云省山洼寨的林场生家里,林场生跟妻子杭玉芝的五岁的女儿林小娃撕心裂肺哭喊着:“妈妈!回来吧!带上俺吧——”刚回到家里的杭玉芝,就又要走了。 林场生杭玉芝两口子七年前到津海市做清洁工。在这期间,杭玉芝回到山洼寨生下了小娃。小娃也就三个月,杭 ...

结局

胡华志跟老伴陈桂珍有一个多月没吃自个做的饭菜了。本来这老两口腿脚都不利落。胡华志先得的脑溢血,半身不遂了,不到半年,陈桂珍也半身不遂了。老两口生活都不能自理了。他们只有一个独生子,叫胡大海。胡大海跟孩子老婆单过,家跟胡华志在一个小区。胡大海跟老婆王 ...

谢师宴

在李湾村,李大峰是有头有脸的人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 三年前,李大峰和老婆刘美爱,从打工十来年的广东某企业辞工回家,在村头开了一家拥有五十多号工人的五金加工厂。工厂开业那天,镇上分管工业的副镇长、办事处领导、村委会书记村长都过去了,剪彩,讲话,放鞭炮 ...

请君入瓮

高老汉打过报警电话,口中兀自骂骂咧咧,忽然手机响了,派出所通知他去认领失物。高老汉欣喜若狂,这才几分钟时间,摩托车就失而复得,看来天意不让破财。 “差点阴沟里翻船,杀千刀的孙子,你等着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...

老张

老张是个农民,章丘人,今年六十刚出头,家里不多的地早就被流转出去了。没地可种的老张就在镇上开了个火烧铺,打火烧卖火烧,生意做得不死不活。 老张有两大爱好,一是喝酒,二是创作。老张酒量根本不行,喝多了还好骂人,但喜欢开玩笑吹牛叉,不了解他的人和他坐在一 ...

二十个咸鸡蛋

那年,居住老家七十二高龄的母亲,知道儿子小王自小爱吃她腌制的咸鸡蛋,不顾姐姐婉言相劝,非要买来几只小鸡饲养,在她的精心呵护下,几只小鸡很快长大能下蛋了。 漾满笑的老母亲、乐呵呵张罗着腌制了一坛子咸鸡蛋,眼看的就要腌制好了,她便每天自言自语:“儿子啥时 ...

民警秦小乐

上车的时候,秦小乐感觉到一只手在自己的右臀上异样地摸了一下。 那应该是一只属于年轻且漂亮的女孩的手,触感嫩滑细腻。当食中二指轻掠过时,秦小乐甚至有一种被女人占了便宜的兴奋感。 然而秦小乐是民警,他很清楚地知道,那只手掠过他的臀部的目的。 不用翻找,他知 ...

孤独与变态

刘老汉刘世厚,六十九岁。两年前在中山广场跳舞的时候,认识了老寡妇邓淑清。邓淑清六十五岁。两个老人随即办了结婚登记手续,结成了夫妻。邓淑清有一个独生女儿,叫林昌荣,不是不孝顺,因为母亲心理有病,非要养狗,爱狗爱得特别,跟狗一块进餐,跟狗一个被窝睡觉。 ...

作孽

吴雪花唐江河两口子都不识几个大字,可他们从农村进到了城里,靠收废品连偷带蒙连拐带坑的发了小财了。这不早就成立了自家的废品收购公司了。他们算是在金海市扎了根。 他们有一个儿子,叫唐良东,在金海市读完了高中,这会儿回老家合阳县,参加高考了。 吴雪花唐江河 ...

宝和草

朱婆婆今年九十岁,老伴早死,她比丈夫整整多活了翻倍的年纪。 老伴早早就撒手把一窝孩子丢给了她,就凭着她瘦弱的身子,把一窝孩子养得人高马大的——她养了八个儿子,被人称“八仙过海”,最高的儿子有她两个人加起来那么高大,其他的个个也壮实彪悍。 那时候,重男 ...

Top